登录 注册 收藏夹 联系客服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新闻资讯 > 行业动态

引导社会资本进入:国家科技成果 转化引导基金子基金规模超246亿

281719223870.jpg

927日,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官网公示了2017年度首批拟设立的创业投资子基金名单,共5只基金入围,基金规模达到73.68亿元。至此,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下设的创投子基金将达到14只(加上20152016年的两批),基金规模超过246亿元。

国务院近日印发的《国家技术转移体系建设方案》提出,国家和地方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通过设立创业投资子基金、贷款风险补偿等方式,引导社会资本加大对技术转移早期项目和科技型中小微企业的投融资支持。

927日,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官网公示了2017年度首批拟设立的创业投资子基金名单,共5只基金入围,基金规模达到73.68亿元。

至此,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下设的创投子基金将达到14只(加上20152016年的两批),基金规模超过246亿元,其中转化资金出资56亿,引导地方政府和社会资本出资超过190亿,转化资金比例14.5

“对于市场化基金来说,科技成果转化项目不一定符合其对市场回报、投资偏好等的要求,因此需要政府资金进行引导。”长期关注股权投资领域的北京道可特律所事务所主任刘光超说。

江苏毅达成果创新创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以下简称“毅达成果基金”)是公示的子基金之一。“成为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的子基金,将获得科技部成果库的优先开放,能让我们在生物医药行业第一时间锁定优秀的高精尖企业。”毅达成果基金管理人毅达资本相关人士说。

引导社会资本进入

“毅达成果基金于20159月申请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申请份额为2亿元,并于今年9月参加并通过了答辩。截至8月底,基金已投资10个项目,100%属于科技成果转化类项目,总投资金额37457万元。”上述毅达资本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工商资料显示,毅达成果基金共有45个股东,包括省属国有投资公司、民营投资公司、上市公司和自然人。

“毅达成果基金主要投资国内大健康领域的企业,比如我们投资了抗体偶联药物、分子诊断产品、医疗器械等领域的研发生产企业,第三方医学检验企业等。”上述人士说。

杭州多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是毅达成果基金的投资企业之一,由海归博士和“千人计划”团队创办,从事抗体偶联药物研发。多禧公司总经理赵永新说,新药开发的成功率一般只有15%左右,这就要求风投资金也要有耐力,不能注重于赚快钱。

“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的首要职能是‘引导’,一般采取的形式是财政资金作为母基金,吸引社会资本设立子基金,在协议中会要求子基金必须以若干比例的资金投向某些领域。”刘光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加上公示的5只子基金,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创投子基金集中在北京、天津、上海、河北、安徽、江苏、青海等省市。投资方向聚焦于国家重大科技成果专项、京津冀科技创新型企业、高校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转化。

具体行业则包括高端装备制造、信息技术、TMT及创新消费、节能环保、生物医药、新能源汽车、新材料等。

“由于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商业资本往往不愿进入高风险、高成长性的高新技术领域,因此需要政府通过设立引导基金,引导社会资本进入。”科技部资源配置与管理司技术创新引导处处长沈文京今年2月表示。

“成为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的子基金,有利于基金结构的优化,也坚定了更多潜在投资人的信心。”上述毅达资本人士说。

但沈文京还表示,是否投某个具体项目,不应由政府来决定,需要有第三方社会力量,比如专业的投资团队、金融机构来判断是否值得投资,如何提供后续的增值服务。

“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的另一个作用在于‘放大’,引导社会资本进入,为科技初创企业和中小微企业解决融资难问题。”刘光超告诉记者。

资金利用率有待提高

今年6月举行的第十一届中国企业国际融资洽谈会披露,全国已经有14个省份设立了省级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总规模达到120多亿元。甚至义乌市等县级城市也设立了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

除了地方政府,一些部门也在设立科技成果转化基金。914日,中科院科技成果转化基金正式启动,首期规模为30亿-50亿,同时将会设立20-30只子基金,总规模预计将会达到200亿左右。

“目前,各地政府主导的引导基金正如火如荼,快速发展。主要集中于各地区的新一代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材料、新能源等符合国家产业政策和需求的行业及领域。”上海市建纬(北京)律师事务所律师袁毅超说。袁毅超还担任国家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首届理事会理事。

刘光超介绍,2014年至今,国内各种政府引导基金每年在以几倍的速度增长,如今已近1000只。“有机构统计总规模是2万亿,也有机构统计是5万亿,这些引导基金主要分为科技成果转化、中小微企业扶持和基础设施建设三大类,但由于没有权威统计,无法确定各自所占比例。”

引导基金已颇“膨胀”,但似乎运行还不通畅。陕西省社科院金融所助理研究员杨琳曾撰文介绍,引导基金的市场化运作机制不完善,管理部门思路保守且投资运作能力有限,导致资金存在闲置现象,引导基金的资金利用率较低。

比如杨琳介绍,陕西省科技成果转化引导基金成立于20131月,但到当年12月底,投资额占其资金规模比例仅为5%

刘光超介绍,目前引导基金的管理模式主要分为三类:成立理事会管理、行政部门直接管理、市场化机构管理,市场化机构管理又分为自建机构管理、委托国有企业或商业化基金管理。

此外,引导基金还面临政府主管部门分散、纲领性制度层级低等问题,刘光超建议,条件成熟时,应将科技成果转化基金管理的相关制度上升为国家层面的立法。

“应注重对于引导基金社会投资者的遴选,要择优选取那些有志于参与国家科技成果转化事业,社会信誉及信用记录优良,且具有相匹配的投资实力的社会投资者。”袁毅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同时,应注重引导基金的投后配套辅导与服务工作,发挥基金对企业的引领作用,促进企业不断提升自我价值。”他说。

上一篇:高圣医药受邀参与新药非临床前安全性评价相关交流会

下一篇:创新层差异化红利释放 双创可转债解对赌循环

联系在线客服
暂不认证
adv